西木木木木木_一朵花

爱所有爱他们的人❤成为一个不无聊的人

官方玩梗很棒棒!明天再继续看!心疼kaji哈哈哈哈哈但我还是想笑w

【生贺】今天要来点泡泡浴吗

。给黎禾宝宝 @黎禾luNa 的生贺!原谅我卡了这么多天…第一次写这种类型的文改了好久…祝你生日快乐emmmmmm迟来的
。物拟人,浴缸小齐和肥皂煎饼

“咔哒。”

门被锁上了。

明明是套单身公寓却在一瞬间多了十几个窃窃私语的声音。

“主人走了?”

“看来是上班去了。”

“哈哈哈这下可以好好的玩了。”

“最重要的是还能说话了,可憋死我了。”

  ……

在浴室里也充满了嬉笑声,长的最高的淋浴仲堃仪正在尝试将自己扭成“小葱最可爱”的字样来逗一旁架子上放着的天枢牌沐浴露孟章开心。

而蹇宾处在这个空间中却纹丝不动,他面无表情的挪了挪自己以远离旁边打情骂俏的两只。

挪啊挪的就挪到了边缘,底下的齐之侃一睁眼就看到了蹇宾站在高处默默的俯视着自己。

“蹇宾你小心点,小心滑下来。”

蹇宾点了点架子道,

“不碍事,底下的玻璃是磨砂的。还有……”

蹇宾微微皱起了眉头。

“你刚刚叫我什么?”

齐之侃别开目光沉默了半晌才叫出口,

“大白。”

蹇宾满意的点点头,对着齐之侃露出了一个露牙的笑道,

“小齐乖。”

齐之侃不明白蹇宾为什么对这个称呼这么执着,就像是他从来都没有考虑过为什么他身为浴缸会是小齐,而蹇宾身为一块肥皂却是大白。

当然他也不可能知道蹇宾这样只是想和他之间有着属于彼此的小昵称罢了。

齐之侃本来就不是能言善辩的缸,两人就这么沉默了下去。

蹇宾盯着他看了半天,他也盯着蹇宾看了半天。

“我要跳下去。”

“不行。”

齐之侃想也不想的就立即反对了。

“为什么?”

蹇宾瞪眼。

齐之侃无奈的笑了笑辩解道,

“太高了,你会受伤的。”

蹇宾的脸色好了一点,两人又沉默的互相盯了一会后蹇宾低声询问道,

“小齐,主人多长时间没有用过你了。”

齐之侃愣了一下,仔细的想了半天摇摇头道,

“我忘记了。”

“差不多三个月了。”

“原来已经这么久了啊。”

齐之侃淡淡的道。

蹇宾和齐之侃是同一时间来到这间房子的,只不过那个时候他们的主人还没有现在这么忙,每天下班回家最享受的事情就是泡澡了。可是现在因为工作的缘故他已经三个月都没有泡过澡,这就相当于齐之侃被闲置了三个月了。

蹇宾继续瞪眼。

“你还笑得出来,再这样下去主人万一不要你了怎么办?!”

齐之侃也有想过这个情况的发生,但是按照他的性格则是“既来之则安之”,哪怕有一天会被遗弃,他也没有什么怨言。只是……

他抬头看了看还在继续向他瞪眼的蹇宾,嘴角就不由带出了一丝温柔。

只是他舍不得蹇宾。

“没事的,你要相信主人啊。”

齐之侃也不能放着蹇宾在那里炸毛,赶紧安抚了两句。

蹇宾还想说些什么,看到齐之侃脸上的安慰性的笑时他就不自觉的把话又咽了回去。开始和齐之侃扯起其他的话题了。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主人还是没有要用齐之侃的意思。

这天周末,主人早上起的很晚,当他走进浴室洗漱时注意到了在一旁闲置已久的齐之侃。

“浴缸现在也用不着了,放着还占地方,改天让人来搬走重新设计一下吧。”

他自言自语道,洗漱好之后就出去了。

剩下浴室的其他东西都不约而同的把目光移到了蹇宾和齐之侃身上,蹇宾和齐之侃也默默对视着。

可是现在是白天,他们只能看着对方不能说话。

就这样总算捱过了白天,夜晚降临了,主人被朋友叫出去喝酒了。

不过这次浴室里并没有叽叽喳喳的声音,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沉默了,装作自己不存在把时间留给蹇宾和齐之侃。

“大白,跳下来。”

齐之侃张开了怀抱打破了静寂。

蹇宾也不含糊的直接向下一跳,刚好落进了齐之侃的怀里。

“今天怎么愿意让我下来了,不怕我受伤了么?”

蹇宾把脸埋在齐之侃的怀里,闷闷的说道。

“无论你什么时候跳下来我都会接住你不会让你受伤的。以前……只是怕你听到一些东西。”

齐之侃也搂紧了蹇宾喃喃道。

“听到什么?”

蹇宾抬起头有些纳闷。

“听到这个。”

齐之侃拉起他的手放在了自己左胸上,“咚咚咚”的声音让蹇宾跟着这个节奏都震了起来。

他抬起头,齐之侃目光似水,无论他做什么好像都可以被包容。

“我不想你走。”

蹇宾眼里泛起了泪花,一揉就是一大串白色的泡泡。他揉眼睛是想把泪水揉掉,可是没想到却越揉越多,很快齐之侃的怀里就全部都是泡泡了。

“不要哭,我不会走的。”

齐之侃耐心的一遍遍替蹇宾擦着脸,最后还温柔的又放水给他洗了个脸。

“这次不要这么早离开我。”

蹇宾拉着他的手认真的说道。

齐之侃盯着他的眼睛有些恍惚,凑身过去在他脸上留下一个吻。

“我答应你,永远都不会走在你的前头。”

夜深了,两人絮絮叨叨的说了好久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但是手还是一直牵在一起。

第二天大清早的主人就回来了,他进入浴室本来想冲个澡,结果一看浴缸里居然放着一浴缸的水,还有好多泡泡。

他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很久都没有好好的泡澡了。脱掉衣服往里面一躺,温暖的水瞬间充盈了周身,满身的疲惫就这么消失了。

“啊…真舒服,以后每周都要泡一次啊。”

他闭着眼睛自然没有看到听到这话后整个浴室都小小的沸腾了一下,事件的中心人物蹇宾和齐之侃也只是对视了一眼。

这次不用分开了。

【全员】近水楼台01

。灵感来自于阿松
。家里蹲兄弟们和爱工作兄弟们的终极大战!
。具体的可以参考一下我之前的记梗,当然在以后更新的过程中我还会加以修改
。感谢本篇文名字的提供者小天使 @宁为昱 ,么么啾
。正文开始啦!

J市某宅。

四兄弟从早上七点开始到现在已经僵持了三个小时了,低气压在彼此之间凝聚着,每个人看向对方的眼神都充满着防备。

人性从这一刻起已经不复存在了。

“来看着哥哥,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蹇宾脸上挂着迷死人的微笑对着一旁的慕容离说话,声音温柔的都能掐出水来。他的一只手还在桌子上颇有节奏感的敲击着,“咚咚咚”的声音听的人心里不禁跟着一颤一颤的。

“只要是哥哥给的,就算不合胃口也得吃下去啊。”

慕容离原本在一旁正襟危坐着,听到此话便转过头对着蹇宾露出了一个微笑,只是这笑里……细细品来还带着三分杀气。

“那你们呢?”

蹇宾看了看不为所动的慕容离又将目光投向了另外两个企图装作自己不存在的人。

陵光不知从哪里摸来了一把小扇子扑闪扑闪的摇着,及其煽情的给孟章讲述着这把扇子的外观有多美,材料质地有多好以及做工有多么的精致。也难为孟章对着一把上面写着大大几个“纸尿裤第二件半价”的扇子还能听的下去陵光的推荐。

“真不愧是我的好弟弟们,这种时候都一点情面都不给做哥哥的留啊。”

蹇宾冷笑。

另外的三个人也装不下去了。

慕容离,陵光,孟章三人对视了一眼,都坚定了彼此的决心。

“哥哥,牌场上是没有亲兄弟的。”

“更何况这还是牵扯到谁要出门的大事。”

“所以大哥你就快出牌吧。”

“我出了你们可不要后悔啊。”

“不后悔,坚决肯定不后悔。”

蹇宾扫过这异口同声的三人一眼,终于还是出牌了——

七筒!

“抱歉了大哥,我赢了。”

陵光将牌推到了,加上桌面上的七筒刚好糊了。

“哈哈哈大哥,这次是你出门买菜了。”

“慢着。”

蹇宾一字一顿的开口道,

“我有说是输的人去买菜吗?现在是赢得人去买菜。”

“哎不是,大哥你这是出尔反尔啊。阿离,小章你们两个开口说话啊。”

慕容离,孟章选择性无视了这句话——只要不是他俩出门什么都好说。

“你们……你们真的是好样的!”

陵光见此状就知道木已成舟,他再怎么反对也没用了。

“真是没有人情味,我们难道不是兄弟吗?”

陵光站在已经打开了一半的门口前还在垂死挣扎,他伸出一只手感受了下外面的阳光又立刻缩了回来回头可怜巴巴的说道,

“真的要这样对我吗?我已经对外面的空气产生过敏反应了。”

“二哥,从这扇门出去才是院子里,如果我没记错我们昨天晚上才在院子里烧烤过的吧。”

慕容离无情的拆穿了他。

孟章从身后拿出了刚才的那把小扇子塞到了陵光的手里,可爱的露出了一排牙笑道,

“二哥走好~”

蹇宾最后一把将陵光推了出去,门“啪嗒”一声关上了。

陵光从口袋里掏出了蹇宾的钱包,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道,

“外面的气息真的是不适应。”

他拦了辆车上了车之后报出要去的超市名字后就闭上眼睛假寐。等到了目的地之后他才睁开了眼睛,给了司机钱之后就下车了。

“买哪个好啊……”

陵光左手拿着肥牛,右手拿着羊肉卷陷入了沉思。

沉思了半天最后他将手上的肉全部扔进了筐子里,管他什么肉,下了锅都是要进肚子的。

今天他那几个兄弟们不知道抽了什么风,都一致表示要吃火锅。要涮的肉他是买的差不多了现在还买菜了。

只不过……

陵光瞅了瞅差不多被他搬空的放置肉的冰柜——果然买菜还要重新推个车子啊。

当陵光又一次陷入了到底买金针菇比较好还是猴头菇比较好的选择时,身旁传来了一个姑娘的声音,

“那个,请问一下你可以帮我取一下东西吗?”

陵光顺着姑娘指的方向一看,一包纸尿裤就在货架的最上方摆着。

那姑娘笑了一下道,

“只有这一款纸尿裤是第二件半价,只剩下最后这一包了。可是我实在是够不到,先生你可以帮下忙吗?”

陵光估摸着自己好歹也是个一米八的大汉,够这个应该也是小菜一碟就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然后站在货架前他就后悔了,md这放货的人是有两米那么高吗?!自己哪怕是踮起脚尖离那包纸尿裤仍然还有一个手掌的距离。

正当他还在苦苦挣扎的时候另外一只手伸上来了,轻而易举的就把那包纸尿裤拿下来递给还等在一边的姑娘道,

“给你。”

“谢谢你们了。”

那姑娘拿到纸尿裤后就离开了。

陵光站在一旁颇为不爽的看着这个才出现的人,任何男的都是不能容忍自己在某一方面被别人比下去的。

小样,不就是个子长得有点高拽什么拽,看那熟练的姿态平常肯定不少撩妹吧。虽然话这么说但是陵光确实要承认这个人长的确实挺高的,目测都有188了吧,而且脸长的居然还不错。

那个男子总算注意到了身旁的不善的目光,他转过身对着陵光笑了笑。

“这位先生怎么这么看着我?相逢一场即是有缘,我叫公孙钤,大家不妨做个朋友?”

谁要和你当朋友?!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但是陵光脸上却没有显现出来,他淡淡的回答道,

“我叫陵光,即是有缘肯定还会再会,再见。”

剩下公孙钤看着陵光的背影离开后才有些诧异的笑了,陵光吗?倒真是一个有趣的人。

“大哥,你买的肉呢?就这么点?”

公孙钤的兄弟们不知什么时候凑过来了,执明一看到筐子里的肉这么少就发出了抗议,笑话,他可是肉食动物。

“刚刚去冰柜那边看了,只剩下这么点了。”

在执明的哀嚎声里,仲堃仪将手上拿着的书放到了筐子里,齐之侃将手上的锅碗瓢盆也放在了筐子里。

仲堃仪推推眼镜道,

“一顿不吃肉饿不死你,而且这不是还有肉吗?”

最后由齐之侃发表了终结言论,

“所以我们就回家吧,收拾好之后今天还要去拜访新邻居呢。”

达成一致的两个人拖着执明就离开了,留下公孙钤对着被塞满的筐子目瞪口呆。

我说!你们谁倒是来帮我推一下啊!

记梗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阿松,这个脑洞大部分因素都来自于阿松六兄弟。刚刚和小天使 @杨洋是我老公 一起顺了顺脑洞,但是也怕我又因为懒而不想写了所以就先把脑洞记下来w

首先是家里蹲兄弟们,他们老爸老妈在国外,给他们留够了足够的钱,是的足够的钱可以让他们安心的家里蹲。
四兄弟分别为蹇宾慕容离陵光孟章。
兄弟们在家里最大的乐趣就是打麻将,一起制作黑暗料理,当然阿离和陵光是做饭担当,还有一起去由莫澜开的火锅店涮火锅。
他们的人生基本就是在家里度过的,为什么不出去?人类难道你们不知道太阳会晒死人的?!而且家里蹲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
老大大二的时候就退学在家自学,老二老三考上大学之后在家里自学,老四现在在读高中,现在在家里由哥哥们辅导功课,偶尔出现在学校一两次。
但是!有一天,他们家对面的房子有人住了……

对面的四兄弟是公孙钤仲堃仪执明齐之侃,他们虽然也可以家里蹲但是他们并没有,他们坚信创业可以实现未来!所以他们一个个都有自己的工作除了小齐,小齐还在上学。
公孙钤是设计师,仲堃仪是家教,执明和莫澜合伙开了一家酒吧,齐之侃是孟章的同学,英语渣渣。
对了,还有,他们四个总是一起开黑。第五人是谁啊?我也不知道啊。
我只知道对面家里蹲的大哥实力坑队友【摊手

新邻居来了的第一步自然就是——拜访邻居啦!

你们准备好承受邻居的怒火了么?

【仲孟‖执离】共枕话温凉06

。今天的二更!

。前文仍然是戳进我主页就可以看到了

。后期可能就是全员向了,你们开心吗

。咸鱼了这么久,我今天是不是很勤快啊?

其实皇上叫他们二人进宫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对于二人的新婚生活比较好奇而已。

“皇兄,你一大早的就把我和阿堃叫进宫了。新婚第一天应该体会到的感觉这下全都没有了。”

执明对于皇上的问题采取四两拨千斤策略,全部抵赖回答。

“哈哈哈。”

皇上似是被执明逗笑了一般又对着一边的仲堃仪笑道,

“你看看这还怪罪起我来了。”

仲堃仪对此只是笑而不语。执明也是一笑又道,

“皇兄你可别忘记阿堃也是新婚燕尔啊,你看他这半天魂不守舍的模样准是想起了家中人。”

仲堃仪这下子不沉默了,他站了出来给皇上行了一个礼,嘴角也挂上了带有一丝不好意思的笑。

“回皇上的话,臣……确实是想起了家中夫郎,是以有些心神不定了。”

皇上微微一愣,体会到仲堃仪话中的意思后又是一阵笑。

“好了,你们一个两个都这么火急火燎的我也就不留你们了。你们就快点回家去吧,对了。”

皇上对着身侧招了招手,立即就有一个太监疾步走来侍立在一旁。

“你去把朕昨天挑好的东西拿来给权亲王和定远大将军。”

待到太监把东西取出来之后,皇上才又道,

“这是赏给你们的夫郎的,切莫推辞。好了,你们下去吧。”

听到皇上这么说二人也不扭捏,收下东西后又行了一个礼。

“臣告退。”

走出宫殿后,执明又笑嘻嘻的将手搭上了仲堃仪的肩膀道,

“现在就回去?”

“要不然呢?”

仲堃仪好整以暇的回道,

“难道你还能放下家中的第一美人来和我在这里说闲话?”

“哈哈哈,难道在你心里我就是这么一个贪图美色的人?”

执明摆出了一副严肃的面孔。

“不,你确实不贪图美色。应该说你贪图的是你家夫郎的美色。”

“哦?”

执明的尾音拉的很长,下一秒却破了功,

“真是知我者阿堃也。我确实很放心不下家里的夫郎呢。那么,我们就在这散了吧。不过你可得记住我今早给你说的话,适度啊。”

仲堃仪只是笑了笑并没有接这波话茬,二人也不再闲谈,一个两个都上了马车,归心似箭呢。

仲堃仪回到家时其实也算不得早了,他一进屋就问赶过来的管家,

“夫人呢?”

“回老爷的话,夫人今天一早就去练功房了,之后来了一位自称是夫人的表兄下属的男子,夫人和那人交谈了一会后就回屋睡下了。”

闻言仲堃仪只是点点头没有说话。

管家乃是以前跟随他上战场的人,后来下了战场老无所依于是仲堃仪便让他来府里当了个管家,可以说这两人之间也是无话不谈的。

于是管家跟在后面最后还是按捺不住开口道,

“夫人真是使得一手好枪法,怕是军中兄弟们能在夫人手底下讨到好处的人也不多啊。”

仲堃仪提起了兴趣,好枪法?自家小夫郎还会舞枪?这可真是打破了仲堃仪对于孟章那副小身体的印象,不过他现在反倒是有些在意孟章会习枪这件事为什么他不知道。

可怜见的,仲堃仪完全忽略了孟章才嫁过来哪里有机会把这些说出口呢?

走到屋门口时仲堃仪下意识的放轻了脚步,轻轻推开门后走到床边,他也不急于叫醒孟章,反而是趁着难得的好机会认真的看着孟章。

孟章应该是睡熟了,脸上带着一片红晕,衬着白皙的肤色更是显得不谙世事。再往下看就到唇了,和单薄的身形相反,孟章的唇是极丰满的,尤其是下唇,咬上去的时候弹弹的就像是夏天熟的真好时候的荔枝。

正当仲堃仪还想入非非时,孟章醒了。

孟章在睡梦中时就一直觉得有一束目光放肆的在他脸上游走,扰的他根本无法再睡下去了。

一睁开眼就看到仲堃仪站在床头,孟章有些难受的揉了揉眼睛,才睡醒声音也带着一丝沙哑,

“你回来了?怎么不叫醒我?”

“看你睡的熟,不忍心叫醒你。”

仲堃仪坐在了床上,伸手将孟章向自己的方向挪了一点,半抱着他伸手替他按摩着头部。

仲堃仪按摩的手法极为老道,孟章舒服的不禁哼出了声。

“我刚刚听管家说你还会枪法?”

“虽然我身体比较弱,但是我父亲说正是因为弱所以才要学习一些枪法来强身健体。”

孟章享受着仲堃仪的按摩,眼睛惬意的半眯着,嘴唇也因为说话的缘故带着层水光。

仲堃仪认真的盯着看了几秒最终还是决定顺从本心,一低头就叼住了那两片唇瓣,牙齿轻轻厮磨着口感最好的下唇。

孟章也没有抗拒的就张开了双唇,任凭仲堃仪进一步攻略城池。两人亲了好一阵子仲堃仪才放开了孟章,他的目光晦暗不明,一只手还在或轻或重的揉弄着孟章的嘴唇。

“我现在真有些后悔说要等到你长大了。”

孟章不理他,仍然舒舒服服的躺在仲堃仪的腿上再打了个哈欠,颇有些无辜的揉了揉肚子道,

“我饿了。”

此话一出仲堃仪也只能长叹一口气道,

“我去吩咐上菜,你也尽快起身吧。”

且说另一边,执明回来的不知是凑巧还是不凑巧,刚刚就在庚辰才向慕容离汇报完事情的时候回来了。

他自幼也是跟着仲堃仪一起习武,虽然不能算是高手但是还是捕捉到了庚辰离开的身影。

但他并没有追上去,而是选择立即进了屋走到慕容离的身后将他环保住还晃悠了几下,

“阿离,我回来了。”

【仲孟】真龙天子02

好的,我回来啦!前文可以戳进我的主页来看

我怕我再不回来粉都要掉完了…哈哈哈你们有没有想我啊?还是都忘记我是谁了…

三次事情有点多,所以我更新时间真的蛮不确定的,这篇比较短小……希望大家可以多多体谅下!

这么长时间没出现……有点担心文会不会没人看了……

仲景轩听到这话并没有搭理还在眨巴着眼等回答的仲堃仪,而是目光诡异的打量了他半晌。

仲堃仪在这宛如有实型的目光下心里面一颤,看来自己真的是从乌龟蛋里孵出来的了。

不过虽然这么想,他仍然还是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家爹看,希望他能给出一点实际性的证据出来,比如突然从身上掏出来一个乌龟壳或者把乌龟壳套在身上什么的。

“你该不会是个傻的吧?”

仲景轩收回目光不忍心再看他的傻儿子。

“和龙相配的难道会是乌龟?龙凤配这个词你是不知道么?”

真·凤凰男仲堃仪石化了。

“可是凤难道不应该指的是皇后吗?”

“凤为雄凰为雌,后命对应的自然是凰了。只是你要是想当皇后也不是没办法,就是身上得少点东西了。”

仲景轩随手拿起一边放置的装饰用的刀缓缓的拔出来,目光若有所指的向下看了一眼,冷冷的刀光映在眼底说不出的吓人。

“这……还是不了,儿子觉得当上大夫辅佐天枢王就挺好的。”

接收到自家老爹的目光仲堃仪连忙否认以表决心。

“你能明白自然是最好的,堃仪啊,天枢国的未来这可就交到你手上了,你可半点都不能马虎啊。”

“是,儿子知道。”

“好,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此话仲景轩已经走到了门外,还十分贴心的给仲堃仪把门带上了。

仲堃仪举起这颗绿色的蛋放在眼前,颇有些苦恼的叹了口气。

要说怎么吃蛋他是知道的,煎炒煮炸总有一个吃法可以满足自己。可是这孵蛋可如何是好啊?

不过仲堃仪也是个做出承诺就干实事的人,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自己不会孵蛋可是母鸡那些知道啊。

于是仲堃仪就抱着个蛋跑到后院去了一仲府的管家平日里闲来无聊就在后院专门开辟了一个空间养鸡。

要说仲堃仪的运气也是不错,管家近日正打算再养一批鸡,所以仲堃仪才到后院就看到了三四只母鸡安稳的坐在鸡蛋上正在孵小鸡。

难不成自己也要坐在蛋上把它孵出来?

仲堃仪抚摸着怀中蛋光滑的表皮有些为难,按照自己的体重势必会将未来的天枢王压碎的啊。

“少爷,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管家听下人们说少爷睡醒之后也不吃饭径直就跑到后院养鸡的地方来了不禁有些好奇,所以就急忙赶过来了。

一来就看到少爷盯着几只正在孵蛋的鸡看个不停,而且怀里……那是一个蛋吧。还是绿色的,莫非是绿毛蛋?

“没什么大事,我就是突然想知道母鸡是怎么孵蛋的罢了。”

“那您直接来问老奴就好了啊,老奴照料这群鸡也有十几年了,它们的习性老奴都知道的。”

“你都知道?那这就好办了。”

仲堃仪听到此话不禁喜上眉梢,这可真是刚想打瞌睡就有人来送枕头。

“我就是想知道母鸡是怎么做才能把小鸡孵出来的,难道必须得坐在上面吗?”

“不是的少爷,母鸡坐在上面是要给蛋一个温度,让蛋时时刻刻都保持温暖。这个时候小鸡就在蛋中成长了,最后就能孵出来了。”

温暖……

仲堃仪若有所思,他有点明白了。

事不宜迟,仲堃仪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之后立即就告别了管家,脚下生风的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本来仲堃仪是想在屋子里搭一个暖炉的,可是这时候正值盛夏,真要搭起暖炉只怕蛋还没孵出来他就得上天了。

想来想去仲堃仪还是决定将蛋放在自己的怀里,周身再用被子裹起来,这就成了一个暖暖的小窝了。

看着被安置在两腿中间的蛋,仲堃仪不知怎么的脸上就突然露出了一个称得上是温柔的笑。

不知道这未来的天枢王孵出来长的比较像谁呢?

怀着早日孵出来天枢王的想法,仲堃仪整天基本都不离开床上半步,吃饭时间也是在床上吃完的。

可是就这样过了七日,这蛋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仲堃仪也已经快撑不下去了。

【闪光少女】观后感

大概是一篇碎碎念?
很开心看到这部电影,全程有笑点有泪点,很棒!再暗戳戳的问一下有谁和我一样听到权御天下差点跟着唱出来了吗😂
那么能打开这篇文章阅读的你,幸会啦!
开始!





今天总算有时间去电影院把闪光少女看完了。

上座率并不是很高,而且能看的出来有的人是将家长带来一起看的,我相信她们都是从这部电影中找到了一种认同感抑或是归属感,然后迫不及待的想要展示给家长,现实,三次元看一看—

你们看,这就是我们所喜欢的二次元,所喜欢的古风。

当然,这部电影其实和二次元,古风的关系并不是很大。重心还是在民乐上的,但是就是他们对民乐的那份心让我找到了相同感。

我哭了,一部电影看下来哭了三四次。

有一次哭是在电影中的樱仔在家里,然后不知道是七大姑还是八大姨说了句,难道你还能拉二胡一辈子?【大意】

如果可以的话谁不愿意一辈子?

曾经我和我基友就大学选专业这件事聊过,他学习好,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之前我们聊天的时候他说他想退学再补一年,现在的专业他不知道他在学什么,现在的生活好像一眼就能看到头,一下子就被人设计好了后半生。

他是个很厉害的人,一个人可以做出很棒很还原的cos道具,他出的cos也都称得上还原这两个字。

可是家长不懂,现实不理解。

就像是最后剧场里那个妈妈告诉她的孩子说,你以后可不能像他们那样。

可是那样又是哪样呢?

我告诉他,我记得我很久以前看过的一篇小说。

大意讲的是一个男生很喜欢cosplay,在一次车祸中穿越到了未来却发现未来对于cosplay已经是完全接受并且发展了。

学校里有专门的专业,社会活动中也需要cos商演,甚至连一篇小说如果没有coser来cos的话就肯定不是一篇吸引人的小说。

他说,如果真的有这个专业的话我一定报。

我也是。

如果可以从事一辈子自己喜欢的事谁不喜欢去做呢?

真的,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可以为了二次元工作。

很傻吧?

哈哈哈,可是很感谢闪光少女,他让我看到了也有那么一群人为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哪怕在别人眼里很傻,还是要去坚持,而且很幸运的是他们成功了。

现实当中总有那么多的挫折告诉我们,你这样子不行,你这样子不可以……

一定不会成功,会有什么出息大概就是一种标签了吧。

可是我很开心,因为在二次元里还有那么多的小伙伴们和我一起前进,无论是约舞,正片还是什么的,我很高兴啊。

我很高兴这个过程中有人陪着我,陪我在这个并不很平坦的道路上徐徐前进。

也许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我们还在这个路上,或者是还没到就散了。可是真的,最起码还有那么一段路是我为自己走的。

很感谢闪光少女让我看到了成功的模样。

我还会继续向前走的,一直。

这么长时间才有时间来看彭彭的闪光少女…我有罪!

终于可以看到彭彭啦!开心!

看完绝对写影评!!!

【仲孟】真龙天子01

。来自于 @_ARIA 回子太太和 @我帅哭了嘛 的吾王是条小青龙的点梗,推荐大家都去看一下回子太太的漫画,吾王真的萌
。以后更新可能是小段子形式也可能是正文形式,你们可以给下建议
。前几章文风可能有点崩坏,之后纯甜纯宠

今日不宜出行。

仲堃仪盯着泛黄的纸页上的六个大字看了一会儿后便做出了决定—

除非是当今天枢王下旨让他出门,要不然就算是自己的爹下令他也不出门。

作出决定后仲堃仪就喜滋滋的又回到了床上打算再睡一会儿,今天一大早宫里就来人将他爹—天枢国的上大夫叫进了宫,一时半会估摸着也回不来,自己还不如再睡一会才是正事。

正当仲堃仪已经睡的迷迷糊糊快进入梦乡时,屋外就有一个声音咋咋呼呼的大喊道,

“公子,老爷托人喊你进宫啊!”

仲堃仪将头埋进被子里却还是抵挡不了那魔音,忍了半晌那声音还在外面叽叽喳喳的,仲堃仪终于把头掏了出来对窗外大喊道,

“今天不宜出门不知道么?除非是王上他亲自来要不然我绝对不出去!”

这下世界清静了。

仲堃仪满意的进入了梦乡。

可是进入了梦乡仲堃仪仍然睡的不踏实,朦朦胧胧中他一直感到有几道不怀好意的目光正在不断的上下扫视他,就差拿把剃刀谋划着哪块肉最好割来下手了。

仲堃仪在这目光的注视下忍不住打了两个冷颤,再也睡不下去了。

他睁开了眼睛,哦,眼前怎么有两张脸?

闭上,睁开!

“王上,您怎么来了?!”

仲堃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从床上翻了下来,伏在地上向眼前的人请安。

没错,这两张脸除了自家父亲之外另一张赫然是当今天枢王。

天枢王也不恼,示意仲堃仪站起来后他才慢悠悠的道,

“本王派来传召你的人回来告诉本王你让本王亲自来,我这不就来了么?”

“草民罪该万死!还请王上您能从轻发落。”

“好好的孩子,怎么那么爱下跪。景轩,去把我国的上大夫扶起来。”

上大夫?

仲堃仪疑惑的看向了自家老爹,可是没有得到半点讯息。

“王上…您的意思是?”

“从今日起,你就是天枢的上大夫了。下一任天枢王还得要你多多扶持啊。”

下一任天枢王?

仲堃仪愈发迷惑了。

“看本王这记性,差点忘记了正事了。来,堃仪你看那里。”

仲堃仪顺着天枢王的手势看过去,就看到桌子上放了一个篮子,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里面似乎铺着羽毛,其它的什么都看不清了。

里面放着的莫非就是下一任天枢王了么?

仲堃仪看了一眼天枢王得到示意之后起身走近一看,那篮子里确实铺着羽毛,只不过没有小娃娃,有的是——

一颗圆不溜秋还是绿色的大蛋!

“这……”

仲堃仪惊异的看向了自家爹。

仲景轩这才开口道,

“这里面的就是下一任天枢王了。堃仪,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将它孵化,然后辅佐他成为下一任天枢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获取到的信息太多,仲堃仪有点慌张了。

“真龙天子你以为是什么呢?历任天枢王都是真龙孵化而来,而每一任真龙出现之时就会有相应的辅佐者出现,而这个辅佐者就是你们仲家的世世代代。仲家子孙先孵化,等到天枢王要出世时,孵化和教导天枢王的任务就交给了你们。”

天枢王面不改色的说完上面一段话后,颇为欣赏的看了半天仲堃仪的脸色后才又把话说了下去。

“没错,你,也是从蛋里孵出来的。这一任天枢王就交给你了,他的名字叫孟章,你以后一定要好好辅佐他知道了么?”

仲堃仪被这一连串的信息炸的找不着北,下意识的就回答了,

“是。”

天枢王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他伸手将篮子拿起来塞进了仲堃仪的怀里道,

“那么章儿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照料他,争取早日将他孵化出来。好了,时辰也不早了,本王先回去了。”

仲堃仪低头看着怀里头强行被塞进来的蛋不由得心情有点复杂,这蛋就是自己下半生的责任了?

不过……还有一件事。

仲堃仪抬头对着才送完天枢王回来的仲景轩有些难以启齿的开口问道,

“爹,王上他们是龙蛋,我们是辅佐他们的,不会是从乌龟蛋里孵出来的吧?!”

谢谢回子太太满足了我一个心愿哈哈哈真的是!好可爱的车啊!!给你小花花

_ARIA:


给 @西古塔默摸 的点图😂
我能力有限只能开开玩具车了()
不要打我(抱头)